听到方宁雪说惊喜, 安小鱼顿时顾不得惊诧气吞山河的诡异留言了。她扬了唇角, 努力抑制住上扬的嘴角道:“什么惊喜呀,一点征兆也没有。”想起之前逛商场时,方宁雪的动不动便要送她一条五千块的裙子, 安小鱼顿时皱眉道:“你不会又破费了吧?”

    方宁雪抿唇一乐, 摇了摇头, 只道:“你看了就知道了。”

    会是什么东西呢?这么神神秘秘的。

    安小鱼跟着方宁雪步伐走进公寓,跟她一起走进卧室。只见方宁雪走到白色床头柜蹲下, 拉开抽屉拿出一只小巧的黑色丝绒盒子。安小鱼瞧了, 心头蓦地涌起一股猜测,该不会是……

    没等她多想,就见方宁雪打开盒子,展示出盒子里的两枚戒指。

    她将戒指递到安小鱼的眼前, 脸上罕见涌出一股羞涩的潮红,不好意思道:“这个是我用去奶茶店打工的钱买的对戒, 不是多么贵重的牌子, 你……别嫌弃。”

    安小鱼愣愣瞧着, 有些反应不过来。

    方宁雪见她脸上的表情, 还以为她是不喜欢。不由露出沮丧的神情。

    “你不喜欢吗?”

    安小鱼立刻回神,猛地摇晃脑袋, 忙不迭道:“怎么会呢!我喜欢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喜欢?更不会嫌弃!”安小鱼微笑着捻起戒指, 仔细打量。很普通的铂金戒指,简简单单的款式,连碎钻也没有。价钱想必不会超过那条5000块的裙子, 但是安小鱼却非常感动。方宁雪永愿意自己打工的第一笔钱去买对戒,不正是证明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她是真的打算和她一辈子走下去的。

    “唔……我选的是订婚戒指,结婚戒指还得更加慎重一点。你暂时委屈一点……”

    安小鱼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道:“不用,已经够了。”顿了顿,觉得自己这话似乎有歧义,安小鱼连忙道,“我是说,等到将来结婚戒指由我来买就行了!”

    方宁雪闻言微愣,而后嘴角微勾,缓缓笑了,“嗯。”

    “那我们替对方把戒指戴上?”安小鱼道,等到方宁雪点头同意,马上珍而重之地将戒指套在方宁雪的手指上。方宁雪亦同。两人的手指都纤细白皙,戴着同一款定制对戒,别提多般配了。安小鱼越看越满意,恨不得戴上就不脱下来了。

    但安小鱼和方宁雪说到底都还是学生,自然是不能够戴戒指上学的。于是安小鱼告别方宁雪,直奔自己的家。她记得小时候貌似有一条被她闲置的银链子,刚好可以串起戒指当项链。可是翻箱倒柜急匆匆找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

    安妈妈回家时,就看到安小鱼四处翻找,家里犹如进了贼般乱糟糟的。安妈妈环顾脏乱的环境,顿时眉心直跳,她皱眉不悦道:“你这是干嘛呢?”

    安小鱼翻箱倒柜,头也不抬,“妈,你记得我小时候戴的那条银链子哪里去了吗?”

    安妈妈大感稀奇,安小鱼这种戴个镯子都嫌碍事,说是妨碍她写作业洗澡,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想着要哈哈打扮自己了?安妈妈当下发出疑问:“你找这个干什么?”

    安小鱼撸起袖子忙乎了半会儿,闻言站起身回头道:“小雪给了我一只戒指,我打算串起来当项链。”

    “等等,你说什么?戒指?”安妈妈瞪大眼睛。

    安小鱼顿了顿,干脆直接道:“她送我的订婚戒指,高三了不能戴手上。”她知道安妈妈或许因为戒指贵重而不赞同,但是戒指对她有不同意义。方宁雪马上就要转学了,她们彼此都要给对方一个保证和证明。订婚戒指,就是很好的载体。

    “哦,原来如此……”安妈妈恍然大悟,突然回神,“你再说一遍?订婚戒指?你们什么时候订婚的?”

    “哎呀!”安小鱼被安妈妈问得烦了,撅了噘嘴道,“反正她送我戒指啦!妈你就别问了!”

    安妈妈神情复杂看着她,见安小鱼犹豫半晌,使劲将手上的戒指拧下来递给她看,“喏,就是这只。”

    安妈妈斜眼瞥她,气不打一处来,“行了行了,你赶紧收好!”说着,转身回屋,不一会儿便拿着银链子出了卧室递给她道:“喏,拿去!”

    “谢谢妈!”安小鱼喜上眉梢,捧住安妈妈的脸就响亮啵了一声,忍得安妈妈嫌弃地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安小鱼却不知道,望着她喜滋滋捧着戒指的小脸,安妈妈脸上的表情是多么复杂。

    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连订婚戒指都买了,她再作棒打鸳鸯的那个人,貌似不合适啊?

    安小鱼拿到银链子,串好项链戴上,特意拍了一章自拍特写发给方宁雪。不到两秒钟,方宁雪就回了消息:【很好看。】

    安小鱼:【你也拍一张。】

    不一会儿,方宁雪的照片也发了过来。

    原本神情清冷的美少女,似乎不习惯面对镜头,表情略带一丝羞涩和不自然。但是因为这章照片是拍给安小鱼的,所以对方又尽量展示自己的笑容。

    安小鱼盯着照片,笑容满面。

    手机新消息提示音再次响起:【我可以用你照片当屏保吗?很好看。】

    方宁雪这是干嘛呀!安小鱼的脸迅速红了,拿她的照片当屏保?亏她想得出来。不过……安小鱼盯着手机中的照片,迅速回她一句:【可以呀,不过我也要用你的照片当屏保,你同意吗?】

    方宁雪:【乐意之至。】

    安小鱼:【笑~】

    方宁雪:【吃完晚饭,我想见你。】

    安小鱼:【干嘛要吃完晚饭呀?现在见不好吗?不如你到我家吃饭吧!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方宁雪沉默半晌,小心翼翼回复一个字:【好。】

    安小鱼告诉安妈妈方宁雪要来吃完饭,安妈妈貌似已经认命,对此也没有说些什么。安小鱼原本坐在客厅等她过来,不想眺望窗外景色,竟见天空渐渐下起小雨。她顿时皱起眉头给方宁雪打了一个电话。

    方宁雪站在超市屋檐下抬头看着天空的小雨,一边接着安小鱼的电话。

    安小鱼得知方宁雪没有带伞,连忙叫她呆住原地等着。原本一把伞也花不了多少钱,但是这家超市离安小鱼家近,于是方宁雪便没有拒绝安小鱼。

    安小鱼手中撑着一把,另一手拿着一把黑色折叠伞。刚走到楼下,雨势猛然大了起来,她抬头望望黑黢黢的天色,有些庆幸地对方宁雪道:“还好你来得早呀。”

    “可以打车的。”方宁雪含笑摇摇头。

    安小鱼张了张嘴,觉得自己自从跟方宁雪谈恋爱以来,智商简直降到负数。她红着脸挠了挠脸颊,强势挽尊道:“那……就算打到我家楼下也要走一小段路的嘛!”

    “好了,走吧。”方宁雪莞尔,摸了摸她被雨点打湿的肩膀,“赶快回去,不然明天感冒就不好了。”

    安小鱼本想拉着方宁雪的手就要走,忽然瞥见她手上拎着一袋水果,不由好笑道:“你怎么忽然客气起来了,买什么水果……”一边笑,一边接过她手中的袋子。安小鱼一手撑伞,一手还拿着东西,方宁雪自然不好意思让她拎,占着身高,连忙抢过撑伞的活。

    安小鱼不跟她争,只是紧紧挨着她,抬头露出一双笑眼。

    方宁雪被看得不好意思,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之前来的时候,我都没有注意。阿姨除了喜欢吃葡萄之外,其他水果喜欢吗?要不要再买点其他水果?”

    方宁雪之前是有几次跟她打听安妈妈的喜好,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安小鱼自然随口说了。她毫不在意的事情,方宁雪竟然仔细认真地记在心中。这让安小鱼既感慨又感动,“唉……我都快不认识你了……”这还是那个脾气又冷又硬的方宁雪吗?除了她,方宁雪什么时候为了讨好别人花过这么多的心思?

    安小鱼干脆直接拉住她的手,迈步就往回走。雨虽然大,但俩人却默契地撑着一把伞,谁都没有提安小鱼手中的另一把伞。漫步雨中,两人都都不约而同想到去年最初走在雨中的情形。那时候,她们关系才刚刚缓和,或许感情也是从那时候瞧瞧萌芽的吧?方宁雪望着安小鱼白皙的侧脸,蓦地心中一动。安小鱼若有所觉回头,与她相视一笑。

    回到家中门口,俩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安小鱼望着方宁雪的新形象,喷笑出声。方宁雪指了指她,示意她的形象也好不了多少。

    两人嘻嘻哈哈地开了门,屋内情形却分外诡异。

    安小鱼看到穿着休闲服,好整以暇坐在她家客厅鸠占鹊巢的方文和,表情一僵。

    方宁雪嘴角的笑容在看到方文和的刹那也渐渐消失。

    方文和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女孩,眉头一皱:“站在门口干什么?还不进屋换件衣服?”

    安小鱼愣愣哦了一声,转头瞧了一眼方宁雪,同手同脚走进屋内。

    方文和怎么又来她家了。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上次来的时候是为了让她俩分手,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也不知道这次过来是要干嘛。总不会想到新的点子要她好看吧?

    “你们不冷?”方文和见俩个孩子直愣愣站着,不由冷声道。

    安小鱼下意识点点头,然后又迅速摇摇头。

    方文和嫌弃地不行,扬扬手道:“行了,先去把头发擦干净了。”

    安小鱼闻言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地拉着方宁雪的手逃走了。

    安小鱼和方宁雪换好衣服,然后拿着一块干毛巾擦头发,边擦边战战兢兢地望着客体的方向,脸上写满了惶恐和不解,想到方文和或许想到新的点子要拆散她跟方宁雪,安小鱼的气势又迅速昂扬了起来。

    “你爷爷怎么来了?”

    “你别怕。”方宁雪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我不会妥协的。”

    安小鱼用力点了点头。

    既然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安小鱼便不心存侥幸心理了,她深吸一口气在心中给自己打气,然后就拉着方宁雪走到客厅,宛如壮士断腕般对方文和问道:“您……有何贵干?”

    方文和瞟她一眼,默然无言,片刻道:“怎么?我不能过来吃晚饭?”

    啥?

    安小鱼呆滞望望方文和,这个脸上写满冷漠和拒绝的老头在说啥?过来吃晚饭?

    “小鱼,过来端菜!”安妈妈在厨房喊道,打断了安小鱼的思绪。

    安小鱼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走到厨房,小心跟自家老妈说着悄悄话:“妈,这老头怎么来了?”

    安妈妈打了她一下,嗔怪道:“没礼貌,你要跟着方宁雪叫爷爷知道吗?”

    安小鱼摸了摸自己的手,不可思议望着自家老妈:“妈你没吃错药吧?”

    “你再乱说话!”安妈妈眉头一皱,吓得安小鱼连忙噤声。

    安小鱼觉得这事情古怪极了,方文和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饭桌上,虽然那张脸上依然是那么冷漠,但是人家确实确确实实地缩在她家小小的客厅中吃着她们家味道尚可的饭菜。

    安小鱼咬着筷子,视线在方文和身上转了转去,间或扒一口饭看一眼方文和,再次夹一口菜看一眼方宁雪。安妈妈在桌板底下捏了一把安小鱼的胳膊,警告她表情正常点。安小鱼委屈地撅了噘嘴,迅速扒完饭准备离场,她怕自己再呆下去要精神奔溃。

    吃饭一顿压抑沉默的晚饭,安小鱼见方文和默默坐在客厅,心里亚历山大。方文和到底要干嘛?总不会准备呆到她们睡觉再走吧?于是安小鱼干脆拉着方宁雪的手走在他面前直言道:“方文和,你到底来干嘛的?”

    方文和轻呷了一口茶,漫不经心看了安小鱼一眼道:“怎么,我不能来?”

    安小鱼侧头看了一眼时钟,无语道:“所以你就来吃个晚饭?”

    方文和的目光高深莫测地刺了过来,安小鱼心中一跳,心说来了。然后就听方文和慢吞吞道:“只不过车刚好开过你们家,然后我刚好饿了而已。”顿了顿,他接着道,“还是说,你有其他事?”

    安小鱼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鼓着腮帮子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顿了顿,她无奈道:“算了算了,您老看电视吧,我和小雪要去看书了。”

    方文和隐隐瞄了方宁雪一眼,垂下眼帘道:“行了,饭也吃完了,我就先走了。”

    “小鱼,送送人家爷爷。”安妈妈见安小鱼掉头要走,恨铁不成钢叫道。既然准备跟人家在一起了,还不得抓紧机会在人家爷爷跟前好好表现表现

    安小鱼步子一顿,回身拿了一把伞递给方文和,“外面下雨,还是拿把伞吧。”

    方文和垂眸扫了她一眼,接过雨伞越过她走出门口。

    ***

    车内,司机瞄了一眼后视镜,询问道:“董事长?”

    方文和拄着拐着望着窗外的雨丝,怅然若失:“老张,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亚博娱乐官网平台     当车经过这儿的时候,当他看到雨中漫步微笑的安小鱼和自家孙女,不期然就想起了自己早逝的长子方琪宏。当初他就看不上李棠华那个菟丝花般的女人。这种攀附权贵的女人他可见多了,而他也了解他的长子。这两人如果坚定一点,他没准高看一眼。可他一施压,这俩人就经不住压力分道扬镳……可怜的是孩子。等他想起接小雪这孩子回家的时,她早已养成了这幅冷漠生人勿进的模样,他何尝不知道,这孩子怨她。可她还太年轻,不懂人性。想到安小鱼那张稚嫩的脸蛋,方文和嘴角微哂:“算了,看她们能走到哪一步吧。”

    老张疑惑抬头:“董事长?”

    “没事,有感而发罢了。”

    老张顿了顿,觑了方文和一眼,笑道:“您是担心大小姐吧?”所以才故意‘经过’人家小区,还特意去吃一顿晚饭。

    方文和咳嗽一声,俨然道:“没有的事,开你的车。”

    老长叹气摇摇头,董事长跟大小姐果然是祖孙俩,嘴硬程度都差不多。

    ***

    安小鱼目送方文和离开,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转头对神色怔忪的方宁雪道:“你爷爷到底来干嘛的?”

    方宁雪敛眸:“谁知道。”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安小鱼神气活现捏了一把拳头,“反正你爷爷要使坏的话,我是不会屈服的!”

    方宁雪含笑望着安小鱼生龙活虎的神情,心中漫出无边的幸福和欢喜。她牵着她的手,回身走去,与她十指交握,紧紧扣住。

    这一生,她抓住她的手,就不打算放手了。即使中途她要喊停,她也不会同意哦。

    “方宁雪,你笑得是不是有点可怕?”安小鱼忽然摸了摸手臂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方宁雪露面露无辜:“有吗?”

    唔,是她错眼了吧?安小鱼抓了抓后脑勺,不甚在意地想到。

    ……总之,她们的路,还很长。

    end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亚博国际娱乐官方app下载官网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情敌变姬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情敌变姬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