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番外之白夜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灰萌萌 书名:妖禁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亚博国际娱乐官方app下载官网
    白夜不喜欢太过复杂的思考,许多需要动脑筋的事情,他都会瞬间转化成动手,能动手解决,就绝不动脑筋,不过,在莫家庄,他这个习惯显然很吃亏。

    他也不知道莫燃是从哪里找到这么多头脑复杂的男人,跟他们中的任何人多说几句话,白夜通常都会倒霉好几天,比方说,上次他问鬼医要一些止血的丹药,因为他的手臂受伤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敷了药之后他的血没止住,还流了整整一晚上,差点就因此变成一具干尸,后来还是莫燃把他救回来的。

    还有一次,他难得好奇去问江潮他和莫燃的故事,他们聊了一下午,他觉得宾主尽欢,江潮真是个令人舒服的家伙,可自从那天之后,他每天精神都不好,眼睛都睁不开,昏昏沉沉二十多天,最后是莫燃发现它中了诅咒,他当即大怒,到底是谁给他下诅咒!

    另有一次,他找狐玖请他帮个忙,狐玖倒是很慷慨,只是不知为何,他在夜里的凉城上空裸奔了一整晚,最后是莫燃把他领回去的,事后回忆,他完全记不清怎么回事了。

    相比起前面印象比较深刻的,其它小事多的他都不想提起了,在经历过无数次类似的事件之后,他才开窍似的悟出一件事,不是他倒霉,而是他着了那些男人的道!

    鬼医不救人也就罢了,他是想杀了他吗?江潮他不就是精于诅咒吗?狐玖那厮似乎是……会媚术?

    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白夜很生气,他几乎挨个找去算账了,不就是打架吗?若论打架,他还没输过,但是有一次跟张恪正打的时候,莫燃回来了,莫燃也很生气,并且跟他说,如果他整天找茬的话,让他滚回青门。

    别的都好说,只滚回青门他做不到,他怀疑自己离开莫燃就不能活了。

    所以他忍了,可他发现自己总是被下阴招,时间长了,他看那些男人们也觉得面目可憎起来,他觉得,以前青门想要对无间界赶尽杀绝也不是没道理的,他们的确太讨厌了!

    莫燃那么在乎他们,他就算对他们有不满也一直记得莫燃的警告,从没对他们出过手,可谁知道他们对他竟然这么不客气!白夜实在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可莫名其妙的吃亏,又让他暴躁不已,他就像一个被烤在火上的炸弹,却苦苦忍着不能爆炸。

    这天,白夜一个人在家门口前坐着,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仰头望天,一副沉思的模样。

    远远走来一人,少年英姿,锋芒内敛,在清幽的山间小道上格外引人注目。

    白夜随意看了一眼,他们搬来这个地方也才不到三个月,山上不会有客人的,而能够熟门熟路找来此处的,莫羽飞算是一个。

    没错,来人正是莫羽飞,他走的很慢,一边走一边看,冷漠的眼里带着些回忆的神色,这条路他曾经也走了十几年,除了道旁有些荒芜,别的毫无变化,还是熟悉的很,上一世忽然间清晰的如同昨日。

    “你姐姐下山了,你若着急的见她的话自己去找,她在十三月,喔,十三月是她开的茶楼。”白夜道。

    莫羽飞停下脚步,说道:“不忙,我时间很多,在家里等便是。”

    白夜便不说话了,而莫羽飞抬头看着新修的庄子,虽然跟以前不同,但同样有着家的感觉。

    知道莫燃不在之后,莫羽飞也没急着进去,坐在了白夜旁边,侧头看他,后者自从瞥他那一眼之后,一直都保持着望天的姿势,显的心事重重。

    “你在想什么?”莫羽飞问道,他平时绝对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对自家人和外人完全是两个态度,他跟白夜不熟,但他也愿意主动去变得熟悉。

    白夜看了看莫羽飞,突然生出一股倾诉的欲望,他要是一直憋着,迟早得憋死,但又下意识的警惕,没办法,吃亏太多,他竟然也率先考虑莫羽飞是不是也会阴他了。

    可想来想去都觉得莫羽飞跟那些一肚子坏水的死妖兽不太一样,于是瞬间来了精神!

    “你叫莫羽飞啊!”白夜勾着几莫羽飞的脖子。

    莫羽飞点了点头,心想他之前是多没把他当回事,以至于说起他的名字来这么犹豫。

    白夜把这几个月以来所有令他郁闷不已的事情都倒了出来,听的莫羽飞也云里雾里。

    “姐姐怎么会那么没有分寸,用灭神剑伤你?”莫羽飞怀疑的看着白夜,而白夜正在咒鬼医歹毒。

    闻言,白夜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那天夜里我摸进莫燃房里,她怪我没穿衣服……不过她不是故意伤我的。”

    莫羽飞顿了顿,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问你大半夜摸黑进姐姐的房间干什么……但他觉得,他能理解鬼医的做法,“你好奇姐姐跟江潮哥哥干什么?他们从小就认识了。”

    白夜道:“还说呢,自从我找齐影身之后,莫燃便疏远了我许多,江潮那么了解她,我想取取经,好去讨好莫燃啊。”

    莫羽飞又是一愣,江潮他可是很了解的,玩死人不偿命的,白夜那点企图他能不知道?可白夜竟然找他套话……只是昏睡了几天,算轻的了……“那你找狐九干什么?”

    白夜这次更不好意思了,不过依然老实交代了,“那狐狸常年混迹花楼,听说有不少男欢女爱的册子,我只是跟他讨要几本,他不给就算了,阴我干什么!莫燃说过不让我裸奔的。”

    莫羽飞额头的青筋跳了又跳,不阴你阴谁!他现在也完全明白怎么回事了,白夜这是……也想当他姐夫啊。没想到随便一聊就聊到如此深奥的话题,姐姐的感情问题,他好像也不该多嘴啊。

    然而,见莫羽飞沉默了,白夜碰了碰他的肩膀,道:“他们到底为什么跟我过不去?你知道吗?”

    莫羽飞看着白夜,欲言又止,白夜受不了的说:“你有话就直说啊,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于是莫羽飞直说了,“你……也想做我姐夫?”

    这回轮到白夜愣了,他先是思考了一下这个‘姐夫’的意义,然后突然意识到,那些死妖兽都是莫羽飞的姐夫,他觉得他好像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莫羽飞道:“男女有别,你不是当初那个只是妖兽的白夜了,不该与姐姐那么亲近,你那么对姐姐,姐夫们自然不会让你好过。”

    白夜睁大眼睛看着莫羽飞,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男女有别?不管有什么别,他和莫燃之间怎么还能被这个约束?最关键的是,那些死妖兽凭什么给他下绊子?就因为他们是莫燃的夫君?如果改变不了这种现状,他岂不是永远都别想再搂着莫燃睡了?

    “你说的太对了!我也要当你姐夫!”白夜目光灼灼的说。

    莫羽飞却道:“你跟我说也没用,姐姐承认你才行。”

    白夜皱眉想了想,“莫燃除了不满我总是脱衣服之外……对我算是有求必应。”

    莫羽飞张了张嘴,还是把一些话咽回去了,他告诉自己,还是别好奇为什么白夜动不动脱衣服,也别告诉他,有求必应不代表什么都应了……

    白夜心里有了目标,精神顿时好了,他看莫羽飞时也觉得越看越顺眼了,两人正聊着,突然动作一致的向山间的小径看去,却见莫燃着一身素雅的裙子,慢慢走来。

    闲庭漫步一般,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她一抬头,看见了门口的两人,笑着说:“羽飞,你回来了。”

    莫羽飞不由的笑了,那冷漠的脸绽放笑容,如冰雪初融,莲花初绽,实在夺目,他迎了上去,拉着莫燃的手,“我回来了,姐姐。”

    是阿,他是回来了,齐恒大陆,莫氏山庄,这是他的家啊。

    莫燃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顶,“你是越来越高了,去后山让莫家长辈看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莫羽飞道:“嗯,我来不久,在等姐姐,一会便去祭拜。”

    这时,白夜也跳了过来,也拉着莫燃的手软软的请求,“你下次下山的时候叫我一起啊,我在这等你,都快等成望妻石了。”

    “那是什么东西?”莫燃奇怪的看着白夜。

    “那个话本里的主人公是女子,所以是望夫石,我是男子,当然就是望妻石了。”白夜竟还一副他很聪明的模样。

    莫燃却是有点头疼,白夜摄取知识的方法太粗暴了,从来不在脑子里加工一下,他也不想想,望妻石也好,望夫石也罢,前提都是人家是夫妻!你瞎比喻什么!

    “那些没营养的话本,你还是少看吧。”莫燃说道。

    白夜却道:“你若肯理我,我才不看什么话本。”

    莫燃真想质问他,他到底还要她怎么理!这只粘性超级无敌的牛皮糖!最近好不容易消停了点!可是自家弟弟还在旁边,她还是给他留点面子吧。

    “羽飞,伊伊和宴儿可好?爹和娘亲们呢?”莫燃转移了话题。

    莫羽飞道:“他们都很好,只是都想回来看看了,宴儿最想你。”

    莫燃顿时笑了,“是想给我下毒吧,小萝卜头,长大一定是个滑头。”

    白夜就静静听着莫燃和莫羽飞聊,他却有点走神,他生来便有很强的力量,只是,他沉睡的太久了,而且,三个影身所经历的一切,他也都记得很清楚,以小兽的状态出现在莫燃面前,他嗅出了熟悉的力量,那是属于妖禁的,那是令人恐惧又忍不住接近的封印的力量,他知道这样的力量能帮他找回另外两个被封印的影身。

    他很喜欢莫燃的味道,喜欢趴在她怀里睡觉,他没想过找齐影身之后要做什么,他只是不想再沉睡了,帝后威胁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太多,帝后把最后一个影身给他,帮了她也算两清,但直到在战场上看到莫燃,他才发现他的立场有多危险,那就是莫燃口中的敌人。

    敌人啊,想到这个词就出了一身冷汗,他远远看着莫燃,见莫燃一眼都没有看他,他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那样的漠视,他绝对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他喜欢莫燃,喜欢的不得了,他每天都在苦恼不能跟莫燃亲密无间的相处,还是小兽的时候,莫燃可从来没有防备过她!他也知道那些死妖兽们晚上霸占着莫燃干什么,毕竟他曾经还‘观战’过,当初只是心里羡慕,身体还没那个觉悟,而现在,只要一想,他的身体都快爆炸了。

    那种事应该很舒服,看得出莫燃总是口是心非,那样诱人的莫燃,他也想亲自让她绽放,可他努力好几个月,竟然毫无进展!如今他算是知道原因了,在给他下绊子这件事上,那些死妖兽们倒是齐心协力。

    “你神游什么呢,松手。”

    白夜茫然的看向莫燃,才发现莫燃手里拿着三炷香,他们已经在后山了。

    “没,没什么。”白夜立即松手,看着莫燃和莫羽飞祭拜之后,三人一同返回了庄内。

    来到齐恒大陆之后,大家都极少使用灵力,一来在这种遍地凡人的地方根本用不着,二来也是嫌麻烦,因为只要动静稍微大一点,界面天枢就会上门喝茶,而且来的不是别人,就只有霸下,为了不见到那张总是找麻烦的脸,众人自然能不用灵力就不用灵力了。

    莫羽飞在庄上住了一个月,眼看金秋将至,风高气爽,莫燃动身前往南岭,那里有一大湖,这个时节蟹正肥美,她谁都没通知,趁一天月黑风高的时候,自己跑了。

    她若是说了,最后肯定会变成声势浩大的举家出行,都没有游历的乐趣了,反正江潮和莫羽飞也能猜到她去了哪里,后果应该不严重。

    莫燃骑着马,沿路游玩,身上一分钱没带,全靠路过的赌场救急了,七八日之后,她终于到了南岭,此处以螃蟹闻名,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最热闹的时候,她寻了一处客栈住下,在湖边的酒馆待到天色擦黑,打个嗝好像都是蟹子的味道。

    回到客栈,她吩咐小二烧了水,然后舒舒服服的泡在桶里,晚上喝了点酒,热水一泡,竟昏昏沉沉的打起了瞌睡,不知不觉身体向下滑去,在快要没入水中的时候,一双手忽然托住了她。

    莫燃一个激灵,慢慢醒了,一睁眼便看到一双盈满笑意的眸子,白雪似的洁净,莫燃顿时全醒了,下意识的张望了一下,问道:“就你一个人?”

    白夜笑着说,“对,就我一个人。”

    呼……莫燃似乎松了口气,她才刚到半天,还以为他们都追来了呢。刚一放松,莫燃又撩起水向白夜泼去,“你怎么又进我房间?快出去。”

    白夜没躲,脸上挂着水珠,忽略了莫燃的后半句话,控制住自己没往水下瞟,有点无辜的说:“我敲了好久的门,怕你出事才进来的,你看,你也太马虎了,怎么能在洗澡的时候打瞌睡呢。”

    莫燃想说点什么,可白夜取来一旁的帕子,不由分说的沾了水给莫燃擦拭,“莫燃,我帮你擦背吧,这几天骑马过来很累吧。”

    这厮站在旁边,她还顾得着累吗?身子泡在水里,不敢有大的动作,莫燃语气重了一些道:“我洗好了,你出去。”

亚博娱乐官网平台     白夜却不动,他绕到了莫燃身后,帕子落在莫燃背上,看到水中婀娜的身影,白夜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低声道:“我不出去,你对我越来越不好了,你偏心,最近你对我说过最多的话就是‘出去’,莫燃,姐姐,我不是你的白夜吗?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可你要反悔了吗?那你不如再拔剑吧,这次看准了位置,要直奔要害,只有我死了你才能清净。”

    莫燃愣了一下,身后的怨气弄得她后背一凉,然后她发现水是真的凉了,于是道:“你先,去外面等我。”她刻意回避了‘出去’两个字,虽然她觉得很多此一举。

    白夜仍然不动,莫燃差点动真火,“你死不死的,不能死到我手里,要么去外面等我,有话一会再说,要么你就永远都别说了,我听着烦。”

    白夜有点心动,他觉得莫燃在暗示他什么一样,丢下帕子立刻跑出去了,“我等你!”

    等到莫燃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白夜还在紧张的转悠,莫燃看了他一眼,还没说什么,白夜就冲进浴室去了,不一会莫燃就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抽了抽嘴角,莫燃隔着一道门说:“你干什么?”

    白夜轻快的声音传来,“我马不停蹄的追你,身上也都是尘土。”

    莫燃道:“我是说,你不会再弄一桶水吗?那是我洗过的。”

    白夜却笑着说:“我没关系啊,我觉得这水是香的,我洗完之后会不会跟你一样香?”

    这么流氓的话,竟然从白夜口中听到,莫燃一时有点无法接受,明明刚刚洗过澡,又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她闻了闻自己身上,却感觉没什么味道。

    不一会,白夜也出来了,他只随便穿了一件外衣,松松垮垮的,笑呵呵的就往莫燃身边凑,“莫燃,我洗干净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

    莫燃黑线道:“你舒服就行了,我检查什么?”

    白夜眼神闪了闪,他小心的看着莫燃,她正低头看书,白夜轻轻嗅了嗅,闻到了令他迷醉的味道,脸上笑容更浓,他忽然道,“姐姐,我有话跟你说。”

    “打住,我说了很多次了,别叫我姐姐。”莫燃头疼的纠正,当初那个嫩生生的少年那么叫当然毫无违和感,可现在的白夜魁梧高大,站起来比她都要高一头多,这声姐姐他可受不起。

    “我觉得姐姐亲近……”白夜嘟囔,“要不你叫我哥哥,我叫你妹妹?”

    莫燃刚喝进嘴里的茶水立刻喷了出来,湿了她正在看的书,回头看一眼一脸无辜的白夜,“你在说什么梦话?我没有名字吗?我的哥哥只有莫非,不需要再多一个了!”

    白夜小声道:“话本里他们都是好哥哥好妹妹的叫,我们为什么不行?”

    莫燃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不想理白夜了,他那个脑子里总是塞进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用想也知道他看的不是什么正经的话本了,“我不是说了不让你看那些吗?”

    白夜连忙摆手,“你说了之后我就不看了,好莫燃,你别生气。”

    莫燃冷不防抖了一下,虽然不是‘好妹妹’那么吓人的称呼了,但这语气却没什么区别……“我没生气,你把那个好字也给我去掉。”

    “好……莫燃。”白夜听话的说。

    “什么事?你说吧。”莫燃转移了话题。

    白夜顿时精神了,“我们上床说吧!”

    莫燃却死死的看他,“什么事要到床上说?就在这里。”

    白夜咬着下唇,他脑海中回忆起话本里那些男女做那挡子事时也不拘场合,室内的,野外的,床上的,书桌上的,花样多的很……他看了看眼前的书桌,上面摆着文房四宝,挺宽敞的,好是很好,可他毕竟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下手……

    “这里……”白夜犹豫的看着莫燃。

    莫燃终于放下手里的书,看着扭扭捏捏的白夜,她发现最近白夜多了很多心事,虽然不像之前那么莽撞了,但也没好到哪去,“白夜,你最近怎么了?”

    白夜愣了一下,看着莫燃关心的眼神,又有点不确定了,不过那也只是一瞬,他等这样一个机会已经等了很久,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主意!他心中一动,忽然在桌子上拍下一张纸,“你先看看这个。”

    莫燃拿起来一看,诧异的发现这是一张手写的契约,有她和白夜的手印,正是当初莫燃让白夜写下的保证书,无极战场那时,白夜最后并没有违反约定,所以这张契约其实还是有效的,“当然记得,唔,留着也好,以防你以后还会立场不坚定。”

    白夜保证道:“我的立场绝对坚定,手印是我按下的,不管有什么后果,我都受的起,所以,莫燃,你也要遵守约定啊。”

    莫燃瞥了一眼一脸期待的白夜,再指指纸上写的,说:“这个约定只要求你,不要求我,你当时也没提什么意见阿。”

    亏得白夜还是个老实孩子,没有注意莫燃此等无赖的说法,坑就是坑了!还冠冕堂皇什么!白夜当时能提什么意见!

    然而白夜道:“谁说没有了?你再仔细看看。”

    莫燃不以为意,随意的在纸上扫了一眼,正要移开目光的时候却猛的转了回去!她凑近盯着细瞧,却发现纸上的内容变了!原先的内容是“今与莫燃立约,日后本体现,不与之为敌,不损其利益,另许其三件心愿”,现在却变成了“另交换三件心愿”!

    “这……”莫燃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夜,“你改动了内容?”

    白夜小心的看着莫燃,道:“我可以提我的心愿吗?”

    莫燃深吸一口气,“你是怎么改的?”

    白夜指了指上面红色的爪印,正好印在了改动的地方,莫燃顿时明白了,手写的契约之中,模糊的地方是可以改动的,她始终都没注意过那个细节!

    “什么心愿?”莫燃问道,她倒是想听听,白夜到底藏了什么事,竟然要用这种方法来跟他提出。

    白夜的兴奋压都压不住,他道:“第一个心愿,让我做你夫君吧!第二个心愿,今天我们就洞房吧!第三个心愿,我们去度蜜月吧,只有我们两个人!”

    莫燃却是呆住了,半晌才探了探白夜的额头,道:“你脑子没问题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也是你在话本里学来的?”

    白夜抓住莫燃的手,急道:“不是,这跟话本没关系,都是我自己的心愿!”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莫燃也察觉到白夜的认真了,顿时也无法淡定了,心想原来这就是白夜反常的原因?他怎么会有如此危险的念头!当然,这个危险指的是对她!

    一改散漫的样子,莫燃打起精神道:“白夜,你有什么心愿不必通过这个契约来实现,直接跟我说就好了,这么珍贵的三次机会,你还是想想更重要的事情吧。”

    白夜却想都不想的拒绝了,“我不会变了,这就是我的心愿,对我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她竟然被白夜将了一军!莫燃现在算是大彻大悟了,她身边就没有一个省油的灯!连白夜这块净土也腐蚀了!她还当他是那个什么事都藏不住的人,被人欺负了甚至还会找他告状的人,就在刚才,她竟然还想着白夜有什么心愿满足他就好了,毕竟他被似乎因为性格问题被欺负的挺惨的,可她现在只想把他踹回去!是死是活都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你这是在逼我?”莫燃眯了眯眼睛。

    白夜立刻摆手,“不,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不想兑现我的心愿吗?明明我都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的,我不是你的白夜吗?”

    就是这个坑,每次白夜搬出来莫燃都有种脚疼的感觉,当初就不应该说那样的话!

    莫燃沉默了,她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是满足这三个心愿还是被天打雷劈,最后她道:“白夜,你换个心愿吧。”

    白夜看着莫燃,他发现莫燃的态度不是他再加把劲就能改变得了了,心里说不出的失望,虽然前些日子莫羽飞也跟他说过,这种事情要两情相悦的,他一个人再热衷都没用,可他没当回事,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滋味多难受,没有两情相悦,就是说,莫燃其实不喜欢他吗……

    “你情愿违背这个契约也不答应我吗?”白夜问道。

    莫燃也不舒服,在白夜跟她提心愿的时候她就乱了,她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难道真的是她的态度有问题吗?才会让白夜产生什么错觉?

    “白夜……”莫燃不能答应,她觉得她应该让他知道这些话有多严重,“你知道做我的夫君意味着什么吗?只有相爱的人才能结为夫妻,而夫妻之间要互相扶持,白首不离,不能有任何猜忌,更不能有背叛,这是一种约束,没有任何契约,但不容违背。”

    白夜回视莫燃,即便很难过,但莫燃话仍然拨动了他的心弦,“真的是这样吗?我心里只有你,不管是什么约束,我都接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

    莫燃噎住,还有些话,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从白夜眼里看到了认真,可能他的感情没有凡人的感情来的丰富,但不能否认,那也是喜欢,也是爱,根本用不着她提醒。

    这时,只听白夜又道:“其实,你不答应的原因,只是因为我们不是相爱的吧,我管的了我自己,却管不了你。”

    白夜如此沮丧的话,听的莫燃很不是滋味,准确来说,莫燃还没见过白夜这么沮丧的样子,而害他变成这样的人、是她,这个认知让她极不舒服。

    白夜跟着她那么久了,确实,不管白夜变成什么样子,莫燃始终认为白夜是她的,只有在他身上,莫燃才有一点主人的自觉,她爱惜羽毛,自然也要护着白夜,可现在让他伤心的是她这个主人,莫燃诡异的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莫燃。”白夜唤了一声,“我不想你承担违约的后果,我的心愿已经提出来了,你现在告诉我你的心愿吧,只要你说让我收回刚刚的三个心愿,这件事就解决了。”

    莫燃顿时惊讶,白夜是真没逼她,现在看来,这就像是一场真心话大冒险一样,他输的有点狼狈。

    最终,莫燃让白夜收回了那些话,又提了两个无关紧要的要求,让白夜做了,而那张契约,最后尘灭了。有了今天晚上这个不太愉快的回忆,那张契约留着也没意思了。

    睡觉的时候,莫燃睡在床上,白夜不肯另外开一间房,只一声不吭的睡在外面的软榻上。

    躺在床上的时候莫燃还在想着,她可能要失去白夜了,因为经过今天晚上,她是不可能再把他当成从前的白夜那般相处了,单独在一块,也太尴尬了,她甚至在考虑,是不是要提早打道回府了……

    乱七八糟的念头挤在心里,莫燃几乎整夜无眠,天快亮时才小睡一会。

    醒来时身边贴着一具温暖的身体,她下意识的靠了过去,手放在那人身上摸了一会,听到几声喘息,莫燃才猛然清醒过来!睁眼一看,一张近在咫尺的俊脸,表情有些压抑,一双白雪似的眸子却期待的看着她,此时忽然道:“唔……好莫燃,你再摸摸我。”

    莫燃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我说了,把那个‘好’字去掉!”

    眼看莫燃要跑,白夜一伸手箍紧了她的腰,“不要,话本里说,女子在床上说的话不能全信,莫燃你也是口是心非吧,这样叫明明就狠亲切。”

    亲切你个鬼啊!莫燃视线一偏,看到浑身赤裸的白夜,他早已不是那个纤细的少年了,浑身带着成熟男子的压迫感,手脚并用的拉扯她,莫燃废了很大功夫才爬下床去,样子别提有多狼狈。

    而白夜趴在床上,可怜兮兮的看着莫燃,他现在浑身都要爆炸了,而莫燃不管他!“好莫燃,你过来……我难受。”

    莫燃飞快穿上外衣,“你活该。”

    “别走,你别走,你好歹帮帮我,告诉我怎么做也好啊!”白夜看着莫燃匆匆忙忙的样子,好想他是蛇虫猛兽一样。

    “问你的话本去吧!”尾音落下时,伴随着啪的拍门声,莫燃已经出去了!

    白夜瞪着眼看门口,气哼哼的拉起被子,“所以我可以继续看话本了吗……”

    而另一边,莫燃冲出客栈之后跑到湖边晃了一圈,吃过早餐,心情总算平复了点,在茶楼听书的时候,白夜满面笑容的出现了,坐下时直接端起她的茶杯喝了两杯茶,人坐在莫燃对面,莫燃看着窗外,他就支着下巴看莫燃。

    莫燃苦大仇深的想了一晚上,可万万没想到今天是这样的情形,她白伤感了!昨夜那沮丧的情绪,可能在白夜的生命里,也只留在昨夜了吧!

    “莫燃,话本里说女子心儿深,面儿薄,所以追求心上人要持之以恒,你也是这样吗?”白夜忽然道。

    “你想说什么?”莫燃看向白夜。

    白夜又笑了起来,“所以我也会持之以恒,直到让你也爱我。”

    莫燃脑子里眩晕了一下,显而易见的,她未来的日子消停不了。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亚博国际娱乐官方app下载官网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