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中全校“不允许任何人组织撕书行为违者严肃处理”的广播声中, 一二三班三个尖子班带头把一大捆一大捆的试卷扔得漫天飞。

    年级主任背着手站在傅执背后看他扔,傅执还回头冲他一笑,掏出手机跟他合了个影。

    初俏:……

    要不是傅执是年级第一, 她觉得他一定会被扔下去的。

    在家待着的几天初俏倒是心情平和,也不像往日埋头刷题, 反而只是随便看两三个小时书, 就和傅执叶飒他们聊聊天。

    最紧张的是初父和沈宛然。

    “俏俏啊,阿姨给你炖了乳鸽你记得喝啊,明天阿姨再炖个五福安神汤,千万别有心理压力,放轻松一点……”

    不,她看需要放轻松一点的是她自己。

    初父也推了好多路演活动,一门心思地陪初俏在家, 可又帮不上什么忙,急得整天在家里打转, 碗都摔了七八个。

    “明天考试俏俏你就正常发挥就行,考好了爸爸开心, 考不好爸爸也开心……”初父说完就听沈宛然呸呸呸, 又改口,“我的意思的, 明天我们等你考完试,你有什么想吃的爸爸都带你去吃。”

    初俏摸了摸这两天自己逐渐圆润起来的小肚子,诚恳道:“我觉得您该多吃一点,您这两天都瘦了。”

    初父听了十分感动。

    不过看到家里人都这么为自己忙碌, 初俏忽然想到了独自住在外面的傅执。

    初家上下每天忙着给她做营养餐,替她准备考试当天要穿什么带什么,沈宛然甚至跟朋友取经,前两天就去庙里烧头香给她求了护身符。

    傅执肯定是没有她这个待遇的。

    于是初俏拜托沈宛然帮她多带了一个护身符给了傅执。

    “你专门过来就为了把这个给我?”

    傅执看着巴巴地打车过来送个护身符的初俏,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吊带裙,长发披散着,要是个子再矮一点,估计能完美混入初中生里。

    她笑眼弯弯,指了指这个护身符道:

    “沈阿姨说这个庙很灵的。”

    傅执失笑:“你信这个?”

    初俏其实是不信的,但是想了想:“信一下也没什么坏处嘛。”

    大晚上被他从家里叫出来的傅执穿着随意的黑t和工装裤,大约是刚洗过澡的关系,发梢还有些湿漉漉的,像是墨水浸染一般浓烈的黑。

    他垂眸望着初俏,小姑娘个头只到他肩,昂着头将小小的护身符递给他,真挚得近乎纯粹。

    傅执轻叹一声,收好了护身符。

    “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哦。”小姑娘眨巴着眼,“考不考状元都无所谓,尽力就好啦。”

    护身符在傅执的手里摩挲,他望着有些担忧的初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要真是第一,那你打不打算给我点回复?”

    初俏:“……我劝你还是不要给自己立fg哦。”

    “……”

    顿了几秒,傅执淡淡解释:“问你话呢,什么时候给个回复?”

    初俏不是真傻,显然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藏在身后的双手勾着手指,脚尖在地上敲了敲,声音有点弱:“我记着呢……会回答你的。”

    “会回答是什么时候回答?”傅执不依不饶地追问,一点点逼近,直至将初俏逼至退无可退地角落。

    少年宽肩窄腰,劲瘦笔直的长腿蹬在墙上,周身的阴影笼住娇小的少女。

    从旁人的视角,应该是一副恶霸威逼良家妇女的场面。

    “……就是考完试。”说完又怕影响傅执考试,她补充,“考完试之后的某一天。”

    傅执眯着眼:“要是我考了全市第一,这个某一天能早点吗?”

    “能……吧。”

    他松开腿,好整以暇,眉眼里满是从容自信。

    “那就等我考个第一回 来。”

    “……你这样更像是fg了。”初俏真诚道。

    “……”

    不管这是不是真是个fg,总之高考当日的傅执,确实莫名比以往要更耐心得多,生怕印证了初俏所说的傅执从语文到最后一门英语,老老实实写完还认真检查了。

    最后出校门的时候,他有点恍惚。

    高中结束了。

    这发生了许多事的三年,就此落下了帷幕。

    见傅执从另一栋楼里出来的初俏正和班里的人聚在一起,估计要么是在对答案,要么是商量谢师宴的事,见他出来笑着跟他招手道:“大家说想在谢师宴之后在组织一次毕业旅行,不知道能凑齐多少人,你要不去呀?”

    初俏没有问他和考试有关的事,毕竟这个已经尘埃落定,好不好的都没有多说的必要。

    然而听到毕业旅行的一瞬间,傅执脚步顿住,双眼定定望着初俏,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他脱口而出:“你别去。”

    初俏一怔,旋即解释:“只是在市内的旅游而已,没什么危险的,我们打算要么去山上露营,要么去海边……”

    “别去。”

    傅执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周围全是学生和老师,众目睽睽之下,他将初俏抱入怀中,仿佛要嵌入自己的骨血里。

    “求你了,别去。”

    这下初俏彻底愣住了。

    在周围的起哄声中,傅执轻轻靠着她的头顶,明明搂得那么用力,可他的声音却轻得像是羽毛落地。

    初俏还是头一次,听到他这样的语气。

    她忽然挣扎着抽出手,掌心落在他的额头。

    “傅执。”她担忧道,“你发烧了。”

    少年的额头滚烫,明明刚刚和他打招呼时还一切正常,但此时的他却像是一个人形火炉,近乎本能般地抱紧她,但除此之外,整个世界都是混沌混乱的。

    察觉到不对劲的老师们纷纷上前,渐渐感觉吃力的初俏几乎支撑不起他,而傅执的意识也渐渐归于宁静的黑暗之中。

    ……

    海浪声忽远忽近。

    颠簸的海面蔚蓝得看不见一点人烟。

    “……这是最后的食物了吧?我吃了的话,你怎么办呢?”

    漂浮的一块木板另一端,挂着一个体型圆润的少女。

    那是初俏还未瘦下来时的模样。

    “……说起来有点可笑……”大约是在海上浮了太久,少女脸色苍白,冷得不停发颤,“……我好像总是和这种倒霉的事牵扯在一起,好不容易地震九死一生,结果毕业旅行又遇上了这样的天灾……说不定真的是我命中注定有这两次劫难。”

    毕业旅行那一日狂风大作,他们的船被风卷得离岸渐远,他和初俏两人在混乱之中被甩了出去,全靠一块浮在海上的小木板才撑了许久。

    水里太冷,必须有一个人是清醒的,两个人都醒着的时候,就不停说话阻止彼此失去意识。

    初俏说了她抑郁后的经历。

    傅执说了他和别人家的孩子被报错的故事。

    听完之后,两人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几分感同身受的惺惺相惜。

    其实傅执并非第一次注意到初俏。

    同一个班相处三年,虽然交集不多,但他对她却有几分印象。

    印象里,她安静寡言,偶尔会被男生言语嘲讽,又主动拒绝着和外界的一切交流。

    他对这样的人一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他没想到,当他在校外被外校的学生围堵的时候,路过的她会那么勇敢的站出来帮他。

    明明连自己都救不了,却还有勇气去拯救别人。

    既软弱,又似乎藏着几分韧性。

    “不是两次。”傅执望着远处一点晃动的渔船影子,忽然笑了笑,“至少这一次,会有人保护你。”

    初俏一开始没明白傅执的意思。

    可后来傅执忽然发力,推着那块木板和她全力向着渔船的方向去时,她察觉到了傅执想要做什么。

    “你干什么!!还有那么远!!!我们俩游不过去的!!!!”

    “你会游过去的。”

    初俏不敢相信地望着他。

    两人都饿了很久,傅执也早已到了体力的临界值,如果傅执带上笨重的她是无法一起去求救的,可如果两个人接力,就有希望。

    初俏眼看着傅执推着她游了许久,眼眶里涌出止不住的眼泪。

    当初,她也是这样义无反顾救了傅斯年。

    她不求得到什么回报,但却没想到,傅斯年在她亟需支撑的时候,选择了赵盈盈。

    而如今,傅执只不过是和她聊了几天,却能在这样的生死之际选择保护她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比当初她做的抉择还要艰难。

    她没有什么能回报的。

    “傅执。”

    少女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将之前捏在手里的最后一块巧克力拆开塞进他嘴里。

    这是傅执让给他的。

    “我其实经常想过要自杀。”她笑了笑,在傅执惊愕的目光中,反过来推着他前行,“而你没有,尽管你过得好像也很辛苦,但你比我坚强,你不应该为了救我死在这里……”

    “你停下!!!”傅执想要阻止她,“如果你再游下去,你就真的没命了!!”

    “……就是好像……有点对不起我的家人。”

    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几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要是我能……再坚强一点就好了……”她温柔而柔软的望着傅执,“要是能早一点和你熟悉……就好了……”

    用尽了全力的少女,一点点沉入海底。

    傅执想要伸手抓她,可他被冰冷海水泡得肿胀的手指虚弱无力,什么也没能抓住。

    之后渔船终于发现了他们。

    虚弱至极的傅执发了疯地挣扎,哪怕已经身体机能已经无力支撑他想要去救初俏的心,他也在嘶吼着哭喊着不肯罢休。

    要是这一切都是场噩梦就好了。

    要是时间能够倒流,他能够早一点出现在初俏的身边,陪着她度过那段最艰难的时光,阻止所有悲剧的出现……

    他从不信神佛,只信自己。

    唯有这一次——

    他恳求怪力乱神之说是真实存在的,让他能够拥有弥补一切的机会。

    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

    只是他没有料到,当重活一次的奇迹真的降临在他身上时,他会记忆混乱,完全忘记了前世那些事情的始末,只留下了最基本的本能。

    ……

    高热褪去,傅执的额头仍留有余温。

    终于理清的记忆在他脑海里渐渐平息,睁开眼的时候,头顶灯光亮得他眼睛略有些刺痛。

    ……这并不是他的房间。

    傅执头重脚轻,缓缓趿拉着拖鞋走到门边,外面有人说话,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跟傅叔叔说了没呀?他同意了吗?”

    “嗨,就他和小傅的关系,要是拖着小傅回傅家才会适得其反……在我们这儿也挺好,俏俏那就你多照顾他了。”

    “嗯,我知道的。”

    “……也不能太照顾啊,男女有别懂不懂?”

    “有什么别?俏俏今年就要满十八岁了,可以谈恋爱了,我看小傅人不错的。”

    “才十八!着什么急?俏俏还不懂事容易被骗,我得替她好好把关……”

    “……别听你爸的,阿姨觉得小傅很好,可以谈谈的。”

    从门缝里望去,少女盈盈浅笑,声音又软又甜。

    “嗯,我也觉得他很好。”

    傅家送来的炖汤还在灶上煨着,等初父和沈宛然出门后,初俏准备上楼看看傅执有没有醒过来。

    推门悄悄靠近,见面色苍白的少年合上眼沉沉睡着,唇色极淡,醒时锋芒过剩的神色敛去,像是什么童话剧里的英俊王子,等人吻醒他似的。

    初俏被自己这古怪的想法一惊,脸有些热。

    他好像还没醒,那自己是不是应该叫醒他?

    初俏不知道他有没有退烧,便拨开了自己额前的碎发,打算贴贴他的额头。

    ……越靠得近了,刚刚那个想法就越往外崩。

    尤其是傅执的睫毛纤长,像个睫毛精,秀气得和平日凶神恶煞的模样判若两人,害得她忍不住胡思乱想。

    初俏小心翼翼地贴近他的额头,两人额头相触的那一刻,傅执眼睫轻颤,睁开了眼。

    温热的呼吸扫过她的脖颈,她腿软了一半,差点跌在床上。

    傅执的眼睛有些红,又有点肿,初俏怕他烧坏了脑子,结果好像连眼睛都烧红了。

    他看着初俏的眼神似乎有些遗憾。

    “啧。”他声音略哑,“我还以为你会亲上来。”

    初俏:“!!!”

    她慌忙的往后退开,还把床边的凳子都绊倒了。

    “伤着没?”傅执忽然就从床上坐直,也不逗她,“过来我看看。”

    “……还不是你吓我。”

    初俏慢吞吞地挪过去,坐在床上的傅执俯身握住了她的小腿,确认刚刚的动静没真的踢疼她之后才松了口气。

    “他们听你那么凶的说什么不去海边,已经改成去山上露营了。”初俏说,“你考试之前还活蹦乱跳的,怎么考完出来就发这么高的烧啊,没影响你发挥吧?”

    傅执面不改色道:“突发的,考完出来可能压力突然释放,抵抗力下降了。”

    初俏信以为真,瞪大了眼:“真的?你压力这么大啊??”

    “也没那么大。”他弯了弯唇,目光极尽温柔宠溺,“有你给我的护身符,我不担心。”

    他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温柔地一寸寸描摹她的眉眼,像要把她揉碎了藏进心里,妥帖安放。

    “既、既然你好了,那我就不把汤端上来了……”初俏被他看得手足无措,“你收拾一下下楼吧……”

    听了这话,傅执面无表情地躺了回去。

    “我没好,我脑袋疼。”

    初俏担忧道:“怎么了?还没退烧吗?刚刚我试了一下不热了呀……”

    傅执似笑非笑:“热的,要亲一下才能好。”

    “……”

    怎、怎么这个人的脑子里除了亲就没别的啦!!

    热度顺着脖颈一路往头顶冲,初俏又羞又气,想伸手抓着他的被子把他的嘴捂上,不料傅执反倒比她动作更快,借着她的力就把她揽入了怀中。

    扑通扑通。

    他的双臂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让她无处可脱,鼻尖全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清冽干净的青草香。

    傅执顿了许久才开口,嗓音有些哑:

    “俏俏,我很想你。”

    前世失去初俏之后的无数个日夜,傅执都会从坠入深海的梦里惊醒。

    他听见梦里的初俏对他说——

    傅执,这里又冷又黑,我有点害怕。

    她又说——

    其实我以前也挺好看的,可惜没能让你记得我最好看的样子。

    梦里的他发疯似的想要去抓住她的身影,可两人的距离那么远,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初俏一点点滑入深海之中,被无边的黑暗吞噬。

    梦里的他竭尽全力,什么都留不住。

    可是现在——

    “你还欠我一个回答。”

    仿佛贪婪的从少女身上汲取着某种安心,傅执就这样抱着,没有松手的意思。

    初俏贴着他的胸膛,他身上炽热的温度和坚实有力的心跳如此清晰,没有半分虚假。

    “我……”

    “我再问你一次吧。”他侧头,吻了吻她的耳垂,“俏俏,你愿意嫁给我吗?”

    “……”

    !!!!!

    你清醒一点!!!!

    你上次问的是这个吗!???

    她还没满十八呢!!!!

    “……傅执……”初俏忽然眼泪汪汪起来,“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没关系,我带你去看病……”

    “……我是认真的。”

    “可你以前不这样!”

    “迟早都要结。”

    “这也太快了吧!我还没答应你呢!”

    “迟早都得答应。”

    “……傅执,你这样的发言很像那种偏执狂哦,就是那种分手后一定会缠着女朋友不复合就杀了她的那种。”

    “怎么会。”他捧着初俏严肃的脸,笑着吻向她的唇,“我只是等了太久了。”

    久得我已经快要发疯。

    然而即便你不肯为我停留,我也绝不会伤你一根手指头。

    因为,我爱你如同爱你赐予我的生命。

    “……好吧。”

    猝不及防被吻的少女有些茫然,她缓了好半天,才似乎反应过来被吻的事实。

    她垂眸,双眸漾出着几分温柔的羞赧。

    “我答应你,我们在一起……”

    “等我们上了大学,再给你补一个求婚仪式。”

    “?????我只是答应和你在一起没答应结婚啊。”

    “都和我在一起了你还想和谁结?”

    “????你真的好有那种偏执变态狂的潜质,我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

    “恐怕有点晚。”

    傅执再度扣住她的后脑,俯身一点点的将刚刚那个浅尝辄止的吻加深。

    他吻得温柔又霸道,像在攻城略地的战场,不许敌我双方有任何人试图后退。

    “这一次,我会抓住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啦!!!!!!

    我不太擅长写番外所以应该是没有番外滴!故事到这里俏俏和执哥已经圆满啦!

    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有缘我们就下个故事再见叭!

    下本开《我真的只会花钱》,文案未定,戳专栏就能收藏啦!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亚博国际娱乐官方app下载官网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被我救过的大佬非要宠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